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片 >

东北振兴之路上有陷阱

浏览次数: 日期:2019-02-08 15:30

旧工业基地出了问题。就我所在的辽宁省而言,老廖老板的光环仍然隐约可见。今天,如何解雇下岗,不能支付工资,而且还有成堆的问题。面对这种情况,辽宁人民习惯将其归因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辽宁为全国做出了巨大贡献,积累较少;这是历史的负担。

今天,中共中央、作出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战略决策,无疑给老工业基地带来了历史机遇和新希望。但是,如果我说它可能已经过时,那就是警惕,不要陷入复兴的陷阱。说对与错是一回事,但这绝对是好事。

为什么老廖老板今天有问题堆积?

我认为,市场化使辽宁面临今天的局面。

如果仍然是计划经济,那么辽宁将不会面对今天的局面,而廖老板仍然是廖老板。

辽宁是国家重工业基地,国有经济比重很高。国有经济是什么样的经济?经济上的钱花在没有自己钱的人身上。你能花别人的钱吗?能够。但是,从别人那里花钱并不是经济上免费的。林毅夫说,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诞生于重工业的优先发展战略。也就是说,在当时的资源禀赋下,应该优先考虑重工业的发展,不可能依靠市场来分配资源和分配资源进行规划。这是对的。但林毅夫跳过了一个沉重的细节。市场以私有财产为基础。如果市场被取消,则必须取消私有财产,并且仅取消私有财产、以促进公共财产。公共财产的实施,所以没有经济自由,你不禁计划分配资源、傲慢的资历和选择就业的自由等。我们有很多人,不是要深入了解因果关系,而只是批评这种制度安排,说这是不合理的,这还不够。但是,我说在坚持公共产权的前提下,如果没有这样的制度安排,那么事情肯定会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是的,公共财产权不允许经济自由。我们经常忘记这一点。

然而,市场化基本上是经济自由化。过去,这是中央集中规划决策。现在是每个人的分散决策。过去,生产团队统一生产和收获。现在,每个家庭决定独立生产和收获。这一切都不是经济自由化,它是什么?

东北振兴之路上有陷阱

国有企业注定会在市场条件下出现问题。宏观经济形势良好,问题不大。如果宏观经济形势不好,问题就会凸显出来。所以我总是说,你能搞国有企业吗?是的,那你就是在计划好经济;如果你从事市场经济,你就不会从事国有经济,因为市场化进程本质上是经济自由化的过程。

东北振兴之路上有陷阱

辽宁的国有经济比例很高。市场化后,其经济表现如何才能好?国有经济的高比例不仅直接影响经济的表现,而且间接影响市场化进程,从而进一步影响经济的表现。

市场以私有财产为基础,只有私人市场不能有效运作,经济交易成本不能太高。这是科斯给我们的最重要的启示。国有经济的高比例不仅破坏了市场经济的产权基础,而且增加了经济的交易成本。那个你怎么说?

首先,国有经济的比例很高,政府很难退出具体的经济活动。

市场经济寻求与经济保持距离的政府。市场经济寻求政府不能干预具体的经济活东森游戏注册动。但是,如果经济是国有的,政府就不能退出具体的经济活动;拥有一个以上的国有经济对于婆婆来说并不是件坏事。我们总是谈论政府与企业的分离,但如果你坚持国家,你怎么能分开呢?而且,政府和企业真的是分开的,我们的业务将变得光明和美丽。我看不到它。你说你创建了一个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来管理和运营国有资产。政府和企业是否分开?我不这么认为。它只能说有分离,不可能完全分离,也不能完全分开!而且,与私营企业主不同,国有企业的经理很难积极抵制政府的干预。

第二,国有经济的比例很高,法治难以实施。

权利没有定义,租赁价值将在竞争中消失。因此,权利由财产权界定或定义,或权利由人权界定。权利由财产权界定,人权可以平等;权利是由人权界定的,人权不可能是平等的。法治是关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通过产权界定权利,可以实施法治;通过界定人权,法治难以实施。据说毛主席曾说我的宪法是由我制定的,但我们的主并不依赖它来解决问题。我们依靠会议来解决决议。更不用说毛泽东及其一代领导人不重视法治。在公共财产权的约束下,这是一个合理的选择。今天,我们可以观察到国有企业的、水平,但你不能在私营公司中观察到这一点。旧工业基地在国有经济中所占比例很高,其法治可能并不好。我的判断与其他条件相同,旧工业基础的法治必然更糟。 “沐马大案”发生在沉阳,有什么奇怪的吗?一点都不奇怪。

当政府介入具体的经济活动时,法治难以实施,私有财产权没有根本保障,经济的交易成本也很高。事实上,在我看来,这些方面是问题的多个方面,而且它们是扭曲在一起的结。当政府参与具体的经济活动时,法治必然难以实施;法治难以实施,私有财产权没有根本保障;没有私有财产保护,没有法治保护,经济自由,交易成本如何低?但对于东森娱乐平台旧工业基础而言,这一结的核心是国有经济的高比例。老工业基地问题的核心是国有经济的高比例和产权问题。这不仅直接影响经济的表现,也不利于政府退出具体的经济活动和法治的实施,这不利于市场化。今天,我们正在振兴旧工业基地。我们并没有在产权等制度安排上努力。我们不是专注于深化我们的内部改革,而是为该国的大量资本投资和优惠政策而欢欣鼓舞。我们怎能不担心?我担心的是,旧工业基地的振兴加强了国有经济,但加强了政府对特定经济活动的参与。我担心的是,注入大量资金和实施优惠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带来直接繁荣。这将掩盖旧工业基地存在的根深蒂固的问题,甚至深化现有的工业基础。问题变得更糟。

并不是说外部资金的注入不是必要的,而是如何使用外部资金是非常特殊的。

老工业基地问题是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必然问题。在推进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这些问题得到了解决。解决这些问题肯定有助于促进市场化,而不是阻碍市场化。振兴老工业基地必须在市场化的前提下进行,这必将有助于促进市场化,而不是阻碍市场化。

就个人而言,老工业基地的振兴不同于西部大开发。在后一种情况下,经济发展的瓶颈是落后或缺乏基础设施的制约因素。因此,国家为西部基础设施建设发行数千亿国债是正确的。前者,重点应该是深化内部改革。国家有必要给予一定的资金投入和优惠政策,但这些资本投资和优惠政策只能有助于深化内部改革,而不是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