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蔡元培以人为本的伦理思想浅析

浏览次数: 日期:2019-03-27 10:20

论文关键词:蔡元塔是以人为本

论文:蔡元培是中国着名的民主革命家鲲教育家鲲思想家。他借鉴了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理论的精髓,结合中国儒家思想,创造了自己的人文理论。他认为人道主义有一种狭隘的泛化感鲲,并引入了进化的思想,即自由鲲等于鲲。爱是人类的本性,但却在不断发展。这种演变是道德和道德的演变。它是价值理论的实现;小社会对道德的促进,人道进化的内在力量是人们追求道德价值永恒价值的意识和意志。

蔡元培(1868-1940)是中国着名的民主革命教育家和思想家。他一生中有许多道德着作,他的伦理思想极其丰富。他的特点是“兼容性和包装”。这个特征的原因是客观的,因为他正处于担心该国弱者和穷人的困难时期。为了拯救国家,从英国和法国哲学到德国和美国哲学,从康德鲲叔本华到杜威和罗素,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从进化到想象的社会主义等,他们被不同程度地吸收。从主观的角度来看,他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中庸之道是他的哲学方法论和他的研究方法。这种研究方法的优势在于收集家庭的优势,加上鲲来丰富和提高自己;缺点是令人困惑甚至是矛盾的。然而,经过仔细调查,笔者认为贯穿其伦理思想的红线是人文主义的。

一个鲲借鉴了资产阶级人性的本质,并结合儒家思想来创造自己的人文主义理论。

蔡元培以人为本的伦理思想浅析

蔡元培特别赞扬了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人道主义思想。在他的《传略》中,他宣称:是“人民所谓的公民道德,在法国革命时代拥有鲲的自由和鲲的平等。”蔡元培对法国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不是国家回归。按照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需要,经过消化和改造,它成了他自己的思想。首先,就人道主义而言,其独特的见解是人道主义具有广泛而狭隘的含义。:狭隘地意味着以人为本的鲲是以人为本,追求人类价值,人类尊严,尤其是追求人类所有的幸福。思考;概括是基于“常识的知识”,即所谓的宇宙乃至人类都是“知名人士”,都具有“盲目警察的意志”。人文主义不仅关乎人类,也涉及宇宙中的一切。因此,他主张世界主义,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促进蔬菜主义,爱情和动物。?其次,蔡元培注入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他认为:“所谓的自由,非休闲是不言而喻的,也就是说,正确的道路是建立的,而野心并没有被外部势力所征服。”自由与儒家的“正义”相似。所谓平等,他认为“非平等不相互关联,据说差别是一样的,容易着陆,不能片面方便地伤害大公。”平等等同于儒家的“宽恕”。兄弟会是“爱大”,类似于儒家的“仁”。通过这种方式,蔡元培将先秦儒家“仁”“鲲”正义“鲲”宽恕“概念中所包含的人为因素介绍给了资产阶级。在人道主义中,适应中国资产阶级的要求,发现其历史根源和中国土壤,符合中华民族的社会和心理特征,更容易传播和接受。

第三,蔡元培把他的人道主义思想融入他的伦理思想中。他认为“自由鲲平等鲲兄弟会”是他的第一个计划,并规定了各种人道主义原则和规范。他根据人道主义精神提出了建议。集体道德原则。这个原则包括三个层次:,来自他的双管齐下的原则鲲利他主义和绝对利他主义。在国际关系中,他主张爱国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统一,并促进世界主义。在性别领域,他主张男女平等,相互爱和互助,婚姻自治和离婚自由。在道德教育中,他主张以自由和平等为中心。内容创造了资产阶级的新个性;在道德修养方面,他倡导科学修养,克己和博爱,实现人道主义的理想境界。

第四,蔡元培不仅将人道主义建筑置于抽象的人性基础之上,而且还引入了人道主义的演化思想。与法国启蒙学者一样,蔡元培认为,自由,平等和博爱是人类的本性。例如,他说:“人类平等”,“一切都在心里,每个人都在那里”,“人有爱的心”,“生命有爱,爱他的心”等等。与此同时,他认为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既有竞争又有互助。互助是人性和人道主义的自然基础。蔡元培结合了他的人道主义和进化共生,这使他的人类理论与众不同。它可以被称为人类进化论或互助的人文理论。从鲲到道德演化理论从进化的人道主义升华,蔡元培认为道德起源于人性,但它也是运动的演变。道德的演变是一个从低到高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可以描述为:小社会,人道主义。蔡元培认为,肖集是道德进化的最低阶段,应该对小自我阶段的价值判断进行详细分析。?(1)首先,他认为以自给自足为最高价值的自利不能成为道德的最高目的和最终目的地。它违反了人道主义精神。其次,他认为以他人的最高价值作为最高价值的利他主义不能成为道德的最高目标和最终目的地。因为第一个,其他的增加,价值仍然等于另一个的价值;第二,这种利他主义的前提和目的地是自我小的。因此,这种利他主义本质上“不是自利的延伸”。

(2)他提出了另一种纯粹的利他主义,其根源不是自我的自以为义,而是人性,即人类的利他本性。对于这种利他主义,应该从两个方面进行评估:主观和客观。主观上,人性应该是标准。任何符合人性并符合人道主义精神的人都有道德价值观。客观地说,以社会贡献为标准,贡献越大,价值越高。

(3)他认为,小济阶段的道德价值也应该从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进行评价。主观地说,无论是自我存在的自我利益还是自足的,它都来自于自我,追求个人的幸福,因此“没有价值”。客观地说,“最大的一个有相当大的价值。”鲲的自给自足的价值仅限于个人的幸福。 “历史不可避免地死去。”只有自足,智能它有助于进化和人性化,因此它具有道德价值。 “只有自足才能与人道主义有关。”这种道德评价标准尽管有阶级和年龄的限制,但在基本精神上仍然没有失去其进步意义。

蔡元培以人为本的伦理思想浅析

道德从小到小演变为社会。社会的道德价值可以分为公共幸福的目的,它可以集中公众意愿来促进公共进化。社会范围越大,个人对社会进步和公共幸福的贡献就越大,道德价值就越高。虽然在社会阶段,人们的道德价值远远优于小的自我阶段,但社会的最高道德目标仍然存在局限。因为在社会领域,道德价值不仅受到一个国家在太空中的利益的限制,而且还受到国家在时间上的长期制约。因此,“在我们的意识中,社会的生活仍然不能被限制。”由于社会不是人们道德的最高目的,它必须向前发展并进入人道主义阶段。人文主义不仅追求所有人的幸福,还涉及宇宙中的一切。人文主义是空间中的一切,无限;时间无限,永远不会到最后。因此,所有具有最高人道主义精神的道德行为都具有不朽的道德价值。 “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一切都很小,虽然它是深远的,无限的,并且它都包含在这个学说中。我们的道德行为是尴尬的,但它始终是力量,永远不要关注。 “但是,人道主义大赦永远不会实现。首先,人道主义在时间和空间上是无限的。其次,人道主义作为全世界的共同关系,必须通过与全世界共同努力来实现。然而,“人类的道德往往与其立场不一致”。第三,历史上那些真正以人道主义为导向,直接履行对这一束缚义务的人常常来到这个世界。“因此,人道主义的枷锁只是一种理想和信念。它只能逐渐接近而不能成为现实。通过这种方式,人道主义的束缚不能被理性和意志所掌握,并且“可以停止迎合清朝。”在蔡元培,理性的形式是哲学,意志的形式是伦理,形式情感是美学的,因此,人道主义最高道德价值的实现只能通过审美教育来实现。

因为“人道主义的最大阻力,为了自卫。美丽是超然和普遍的,那么专业就比药更好”。在蔡元培看来,任何道德都与功利主义有关,只有美学,一种是超功利主义,一切都没有利益关系;第二个与人的心脏相同;第三是无辜,但是人的角色;第四是固有的哇,但不是等待碎石。因此,人们达到人道主义道德境界,审美教育是唯一的途径。?由于人道主义不能被知识的概念所掌握,它只能通过美德和情感来实现。因此,人道主义最终成为一种神秘而不引人注目的东西,这无疑是康德和其他人影响的结果。与康德一样,蔡元培将世界分为两种现象:现象和实体。然而,现象世界和物质世界是世界的两个方面,它们是彼此。他们的本质是意志。物质世界拥有最高盲目的警察意志,以统治一切;现象世界有无法估量的鲲,而鲲有自己的意志。然而,“现象世界的意志是坚实的身体的最终目标。”物质世界是人类追求鲲信仰的最高理想。国家大门的精神只有通过最终超越现实才能实现。 “人道主义”令人尴尬。然而,他的物质世界,因为它客观上不真实,他对物质世界的描述不可避免地包含着一个强烈的奥秘,从而使人道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宗教对象。当然,他的人道主义宗教蒙昧主义完全不同。他提倡“当今世界的幸福和不幸的人在物质世界中的作用”。

毫无疑问,蔡元培人道主义的这种矛盾是基于他的理想主义哲学,他认为世界的本质是意志,在道德上,他也把道德价值看作是主观意志。产品。 “什么是价值?它只不过是对意识的一种怀疑。如果你想做点事情,事情与意志和情感无关,也就是说,没有价值......但是价值事情都是由主观意志造成的。明也。“虽然蔡元培看到了价值的主观性和相对性,但他过分夸大了这种主观性和相对性,从而否定了价值的客观性和绝对性,走上了理想主义的道路。

蔡元培认为,从小社会和人道进化中提升道德的内在力量,是人们不断追求道德价值的一种意识和意志,是理想主义。这种意识和意志是一种永不满足的心理发展。在这种意识的驱使下,人类继续自我脱离,从童年到社会,再到人道主义。他说:“但那时我们对那些比小人更好的人更好,并且认为自我意识,同时,不像社会那样长。社会作为道德行为的影响,那里一定不是灭绝的时代。我不满意的意识是人道主义的。“通过这种方式,他完全将道德进化和发展的根源归结为人类意识和意志,从而过分强调人类自我。完美的内心追求,隐瞒社会客观存在的决定性意义和社会经济地位对道德发展的影响,使其道德陷入理想主义的陷阱,成为利润!历史唯心主义的道德理论。?很难掩盖民主革命者的荣耀。蔡元培对人文思想特别敬佩。在拥有2000多年封建专制制度的中国,人们思想解放的演变鲲人格解放鲲无疑是沉重的。影响。同时,他认为人文主义是道德发展的最高阶段,也是人类发展的最高理想。事实上,就像西欧资产阶级思想家一样,他认为抽象的真理和正义是一种社会理想。 。蔡元培的一生也致力于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建设。虽然他主观上试图超越阶级的限制并追求进步,但通常不可能客观地做到这一点。这一阶级的局限使他误入了1927年大革命时期的反共时期。然而,他一生追求进步,坚持反帝国主义和反封建的进步立场,并努力实现民族解放和民主政治,与他的人道主义不可分割。